距離上張專輯《罪惡感》發行將近3年,儘管樂迷、媒體不停的催促,但抱定了做到滿意才要發片信念的A-Lin,從索尼音樂定的16下半年延到17年初,一直過不了自己處女座完美潔癖的她終於交出母帶,在生日之際,推出她的同名專輯A-LIN。這張專輯里她首挑專輯製作人重擔,並與金曲獎最佳製作人荒井十一攜手製作完成。

  「我常前一晚跟荒井在錄音室確認過某首歌已經夠好了,並答應他不會再錄再修了,隔天我們一定要錄其他歌趕進度;結果都是我先黃牛,第二天一進棚就重唱昨天那首說好要罷手的歌,常搞得荒井又氣又好笑,完全拿我沒辦法!」這經常性在台北、北京、香港三地上演的劇情,說直白一點就是製作人A-Lin整死唱歌的A-Lin,並搞瘋另一個製作夥伴荒井十一。她回想這段漫長的音樂製作過程,說自己出道十多年來,這還真是她第一回校長兼長工,從插秧、種菜、收成、下廚切菜炒菜忙到端盤子上菜,從專輯概念生成,到收歌選歌、編曲、錄制、混音,從無到有,全程親力親為每個音樂相關的環節,儘管過程很磨人、很辛苦、很耗時,也很花錢,但收穫之豐富精采,遠遠超過她的預期!「真的感謝有荒井的一路相伴,耐心的陪著我學武功!」

    荒井十一這位多次獲金曲獎肯定的王牌製作人,跟A-Lin自兩年前與Matzka合唱的《嗚哇嗚》結緣後,發現兩人工作默契與音樂理念一拍即合,在A-Lin與經紀人邀約下,答應接下了這個華語樂壇少有的雙製作人重責。這一年半來,荒井更展現最大的耐心與包容力,帶著以歌手身分出道的A-Lin,從頭學習錄音工程、計算機剪輯技術,仔細講解每個音樂製作的環節與細節,更在一旁陪伴、看顧著A-Lin執行這些音樂製作事務,並給予專業中肯的建議與判斷,在兩岸三地無數個夜晚的熬夜工作,包容並解決彼此的工作潔癖。「這絕對不是任何一個知名製作人都有的熱情與修養!我終於明白他金曲獎肯定實至名歸的原因,」A-Lin感激的說:「沒有荒井,就沒有這張專輯!」

     另外值得一提的趣事,這張專輯里有另類全體總動員,身邊的人上至製作人、經紀人、同事、助理、錄音師、來探班的親朋好友,一個個都被A-Lin拉進錄音室即興獻聲助唱合聲,還取名叫做冷冷合唱團。A-Lin說她很享受這個獨樂樂不如眾樂樂的過程,這就是她樂觀個性的展現,也是她想在這張專輯傳達給大家的信念。

A-Lin給自己的生日禮物提醒自己 不忘愛唱歌的初心

   每一年生日,除了請爸媽吃飯之外,A-Lin都會送自己一份投資在自己身上的禮物,今年生日A-Lin將同名專輯當作送給自己的大禮,這是她第一次擔任專輯製作人,第一次以自己的名字當作專輯名稱,第一次全程參與製作各個環節,全心投入做出一張最能代表自己態度的專輯。A-Lin說:「能夠透過我的歌曲影響到那麼多人,我覺得是一種奇妙的緣分,借著音樂,我願意當一座橋梁,跟大家分享那份熱愛唱歌的簡單快樂。」

  在專輯製作期間,A-Lin常遇到撞牆期不斷推翻自己的錄音重唱,除了求好心切之外,有一部分原因是A-Lin覺得自己用了太多技巧,找不回她出道前只是因為開心而唱歌的那種簡單快樂。這幾年因聲吶巡回演唱會、實境秀、演出邀約走遍世界各地A-Lin,越來越多的掌聲,讓她不自覺習慣了用技巧唱歌,在錄音過程中A-Lin覺得自己太習慣這些歌唱技巧,一度覺得無法唱出當初的直接與單純,荒井鼓勵她:「沒關係你就放心唱,唱破音也沒關係!」但A-Lin還是想很多,越想越心煩

直到一次錄音空檔,她回到台東老家,手拎著拖鞋赤腳走到小時候常來到的海邊,「大海,是我人生的第一個歌迷。」就像20幾年前一樣,A-Lin對著大海輕輕哼唱著自己的新歌,這時A-Lin突然明白她一直都沒有忘記過她愛唱歌的初心,她還是那個喜歡對著大海唱歌的女孩,當年那個純粹的真心,其實一直沒有離開過。想通了之後,A-Lin豁然開朗,再進錄音室以坦然自在的心情唱歌,一切都變得順利。 

李焯雄親手包辦 小鮮肉、天後加盟

   A-LIN同名專輯的歌詞由金曲最佳作詞人李焯雄一人包辦,還跟幾位歌壇小鮮肉才子周興哲、J.Sheon、韋禮安也有合作,A-Lin笑說跟他們完全是循最流行的網絡交友模式,除了J.Sheon合唱《你點的歌救了我》要碰面錄音,她跟邀歌對象的「網友」們幾乎沒碰過面,全透過電子郵件、微信來交換意見、討論與丟歌。    談到和Eric的再次合作,她說:「上次《幸福太短》他把我最低與最高的音域都抓出來,這次《無人知曉的我》則是用不斷反復出現的旋律來表現內心的糾結,既洗腦又揪心,我覺得相當厲害!   最驚喜的是,專輯中還收錄了引領全球流行的不露臉天後Sia的作品,透過索尼音樂國際牽線,Sia提供兩首未曾發表的作品demo讓A-Lin選擇,最後選擇其中一首填上中文詞成為《不要不要的》。期間Sia與A-Lin透過email往來,A-Lin透露:Sia說很期待聽到自己的作品唱成中文的樣子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