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是所有人,都可以將自己的姓或名,去命名一種情歌。因為音樂風格的品牌化,需要這個音樂人的作品,有著鮮明的個性,與眾不同的辨識度,以及獨到的動人魅力。
這些,安琥的情歌都有,所以他的情歌,就可以命名為琥式情歌。
而這一次安琥的新專輯,也確實就叫“琥式情歌”。

這也是安琥加盟“誠利千代”之後,推出的第一張EP專輯。和去年推出“下輩子不見”這樣的單曲不同,這一次的“琥式情歌”,也用“一個人的KTV” “嘿朋友”和“答應我你要好好的”三首歌曲,組成一個完整且有體系的“琥式情歌”世界。同一種風格,不同的解讀和呈現,也讓音樂同中有異,各自精彩。
開場的“一個人的KTV”,題材不算新穎獨特。而事實上,情歌主題永遠不需要題材詭異,用字奇特。甚至可以說,一首情歌,如果隨外可見生僻的漢字,誇張的比喻,天南海北的穿越,它只能說是一首好玩的情歌,卻一定不是一首真誠的情歌。
情歌不真誠,和用情不專一,都是同一回事。

對於安琥來講,唱作情歌,他是專業的。因為這種專業,所以才形成一種風格,所以這次的專輯,也才能夠命名為“琥式情歌”。
但安琥在情歌方面的專業,卻並不是職業化的專業,能夠將一首情歌,從音樂的層面來講,演繹得滴水不漏,嚴絲合縫。
比如在“一個人的KTV”這首作品裡,他並沒有做到一個完美歌手那樣的職業,職業的過於理性和完美。“KTV的空蕩房間”這一句的開場,就讓人感到意外,因為這完全不是一個職業歌手,應該有的情歌開場。低喑的聲線,近乎於道白的開嗓,安琥就是以一種歌不像歌的方式,開始了“一個人的KTV”。
但很快,人們就會抽離對歌手的評價體系,進入到安琥這首歌的場景,也彷彿進入到一個人的KTV包廂。歌手這個身份開始模糊,個人的情緒開始蔓延,所有的一切,最後都交給了真實與真誠,感動與共鳴。

主歌時的半念半唱,副歌時的欲哭無淚,安琥沙啞又醇厚的歌聲,不僅天生就帶有磁性,更因為掏心式的表達,讓聲線浮現出了滄桑經歷,“一個人的KTV“這首歌曲,也就有了一種往事的厚度。

“嘿朋友”雖然並不是一首愛情歌曲,但卻以一種近似書信的方式,寫給了所有還在為生活苦苦掙扎的人,並適合所有為命運打拼的人,以友情的方式互相贈予及鼓勵。
有故事的聲線,唱出“嘿朋友”這樣的歌曲,才尤為讓人信服。中低音的呈現,不浮誇更不炫技,亦歌唱亦吟唱亦低語的交錯處理,也讓這首歌曲既有語重心長的勸解,還有雲淡風輕的釋懷。
“嘿朋友”這首歌曲裡,也可以聽到曾經的李宗盛的那種味道,這不是音樂風格的接近,而是音樂氣質和表現方式的一種殊途同歸。安琥同樣是這樣一位唱作人,寫歌與唱歌同步,歌聲是創作的一部分,創作是演唱的一種延續。而其表現方式,同樣是質樸,誠實,但悅耳動聽。
最後一首“答應我你要好好的”,可以說是很多人都會經歷的一段戀愛結果,關於這樣的經歷,也曾經讓無數創作人,寫下讓無數人感同身受的作品。比如“只要你過得比我好“,”再見亦是朋友“等等。

就和之前所說的那樣,情歌並不需要刻意為之驚人的想像力,甚至以懸疑片的方式去創作,並期望得到一種聳人聽聞的驚悚效果。情歌,其實是和正常人的情感世界是對應與呼應的,那種分手了仍然愛著,所以祝福對方的場景,就是很多人都會經歷的。
安琥在這首“答應我你要好好的”歌曲裡,表現出的就是這種最平實的情感,以及在平凡基調上個體的豐富與立體。
後置的鼻音,開始聽起來有些讓人覺得壓抑,但漸漸地,這種聲音與情感同步的演唱,就進入了內心,歌聲也變成了聽者感情或記憶的一部分。
不需要大動態的旋律,也不需要開放的唱法,那種縈繞於心的人聲,反而是情感最好的迴響,也是最濃的一種情感表達。
這樣的歌不走心,才是見了鬼了。

雖然在唱作和演唱上都樸實無華,但整張專輯在張光磊的製作下,不僅體現出音樂取向上的統一,而且因為恰到好處的弦樂與和聲,也讓音樂真正變得簡約而不簡單。
與此同時,“琥式情歌”的演唱風格,也在這張專輯裡有著最大化的體現。那就是安琥的聲線不僅滄桑且有磁性,甚至有著男人的那種髯須感,但他在處理的過程中,又有著東方男人的細膩與感性。

這就讓安琥的歌聲,一如當年的張鎬哲,粗獷中有細膩,滄桑中有柔情,這種恰恰好的情歌溫度,就叫“琥式情歌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