整个舞台几乎全暗,只余头顶几簇绿色灯光,如猫眼宝石一般幽幽地明灭闪动。

暗影之中,几件来自异域的陌生乐器陆续奏响,低声吟哦出奇异动人的音色。

几下鼓声之后,一个来自异域的女声曼声高唱,这歌声是那般高亢明丽,却又是那样悠远辽阔,全场屏息聆听数秒之后,才爆发出一阵雷鸣般的喝彩。

又是几下鼓声铿锵,歌声持续转高,声调开始大开大阖,但音韵却愈加绮丽婉转。这歌声仿佛来自失落千年的古老国度,来自残阳如血、黄沙如海的神秘之处,来自最深沉最隐秘的一次梦境——在科技主导一切的后工业时代,这是现世生活之外的极致幻境,只有借由最瑰丽的艺术想象,方能开启和抵达。

鼓声又敲响,女声再一次高唱,台下观众此时仿佛已经全然失了魂魄,在此沉醉之中,恍若永生永世,浑不觉时间其实只过了一分钟而已,这女声在台上发出的,也只不过是短短三句无词的吟唱。 

直至灯光变紫,舞台转亮,来自台湾的天后级歌手蔡依林登场唱跳《舞娘》,台上台下开始舞动狂欢,时间与空间仿佛才从不知名幻境中落回到真实的2018年4月28日,落回到湖南卫视《我想和你唱》第三季第一期的现场。蔡依林是这期节目的嘉宾和主角,而为她击鼓、跟她合唱的那个“异域”女声,也不是什么天外来客,是这档节目的“音乐派对主人”,内地天后级歌手韩红。

这个开场大秀是如此的丰瞻华美,以致于迅速上了微博热搜,被许多网友称为“活久见”,这不光是因为两位歌手都是乐坛天后,更因为她们的风格路线原本差异甚大——大家都没想到的是,“差异”一朝遇到一起,碰撞出来的竟然是巨大的惊喜。

其实细想一下,个中奥妙并不难解,果即是因,令我们感觉“活久见”的这次表演,其原曲的表达架构,也是由不同文化元素的差异、对照、反差所营造而成。

《舞娘》是合乎现代都市年轻人口味的动感舞曲,其词曲编配,又借用了印度文化、异域音乐的诸多元素来作为调料,制造新鲜感。以现代都市跃动为灵魂,以异域古老文化为外衣,果然脱颖而出成为经典,这首歌的成功,本就是异文化介入、跨文化元素碰撞融合而成的美好成果。       

但韩红这次的“介入”,令12年前的经典之作又出新意,成了全网惊艳的“活久见”,不能不说有赖于韩红这个歌手本身的一些特殊性——她是个成就非凡的音乐创作人,她还是个嗓音得天独厚的歌唱家,或许正是因此,她才能成为一个在不同民族地域的音乐表达之间自由出入、自如驾驭的“跨文化”音乐人。

《舞娘》开场那三句摄人心魄的吟唱,是蔡依林原曲中不曾有的“重新创作”;乐队编制方面,不止拉来了《我是歌手》的流行乐手班底,更铺排了萨塔尔、都塔尔、热瓦普、打击乐等多种新疆少数民族乐器,中国大鼓则是韩红本人上阵 。如同三年前韩红在《我是歌手》中唱蒙古族歌曲打动全场,这版《舞娘》里异域古老文化元素在韩红的创造性诠释之下,不再是原曲中处于附属地位的外衣和点缀,而是被赋予了强大的发声表达能力和独立的艺术灵魂,能与歌曲中的现代元素发生真正的互动对话,从而真正构建起了一个勾连传统和现代、本土与异域的跨文化、跨时空的宏阔表达。

在一个时长不过3分20秒的电视节目开场秀里,一个为嘉宾当绿叶的合作表演,花这么大的心思,下这么大的功夫,在当下仍然处于低谷期的音乐行业来说,简直是一种没有必要的奢华,一种不可思议的任性。然而,这种迷狂和投入,对于韩红,还有许多与她同类的那些艺术创作者,恐怕都不是一朝一夕的心血来潮、偶尔为之。

有灵魂的艺术,自有一种摄人魂魂的魔力,这种摄魂的魔力,既是对受众,同时也作用于艺术创造者。也正是那些以创作者自身为祭礼的艺术,才有能力超越时空、种族和语言,把世界各地、世世代代的人们联结到一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