整個舞台幾乎全暗,只余頭頂幾簇綠色燈光,如貓眼寶石一般幽幽地明滅閃動。

暗影之中,幾件來自異域的陌生樂器陸續奏響,低聲吟哦出奇異動人的音色。

幾下鼓聲之後,一個來自異域的女聲曼聲高唱,這歌聲是那般高亢明麗,卻又是那樣悠遠遼闊,全場屏息聆聽數秒之後,才爆發出一陣雷鳴般的喝彩。

又是幾下鼓聲鏗鏘,歌聲持續轉高,聲調開始大開大闔,但音韻卻愈加綺麗婉轉。這歌聲彷彿來自失落千年的古老國度,來自殘陽如血、黃沙如海的神秘之處,來自最深沈最隱秘的一次夢境——在科技主導一切的後工業時代,這是現世生活之外的極致幻境,只有借由最瑰麗的藝術想象,方能開啓和抵達。

鼓聲又敲響,女聲再一次高唱,台下觀眾此時彷彿已經全然失了魂魄,在此沈醉之中,恍若永生永世,渾不覺時間其實只過了一分鐘而已,這女聲在台上發出的,也只不過是短短三句無詞的吟唱。 

直至燈光變紫,舞台轉亮,來自台灣的天後級歌手蔡依林登場唱跳《舞娘》,台上台下開始舞動狂歡,時間與空間彷彿才從不知名幻境中落回到真實的2018年4月28日,落回到湖南衛視《我想和你唱》第三季第一期的現場。蔡依林是這期節目的嘉賓和主角,而為她擊鼓、跟她合唱的那個「異域」女聲,也不是什麼天外來客,是這檔節目的「音樂派對主人」,內地天後級歌手韓紅。

這個開場大秀是如此的豐瞻華美,以致於迅速上了微博熱搜,被許多網友稱為「活久見」,這不光是因為兩位歌手都是樂壇天後,更因為她們的風格路線原本差異甚大——大家都沒想到的是,「差異」一朝遇到一起,碰撞出來的竟然是巨大的驚喜。

其實細想一下,個中奧妙並不難解,果即是因,令我們感覺「活久見」的這次表演,其原曲的表達架構,也是由不同文化元素的差異、對照、反差所營造而成。

《舞娘》是合乎現代都市年輕人口味的動感舞曲,其詞曲編配,又借用了印度文化、異域音樂的諸多元素來作為調料,製造新鮮感。以現代都市躍動為靈魂,以異域古老文化為外衣,果然脫穎而出成為經典,這首歌的成功,本就是異文化介入、跨文化元素碰撞融合而成的美好成果。       

但韓紅這次的「介入」,令12年前的經典之作又出新意,成了全網驚艷的「活久見」,不能不說有賴於韓紅這個歌手本身的一些特殊性——她是個成就非凡的音樂創作人,她還是個嗓音得天獨厚的歌唱家,或許正是因此,她才能成為一個在不同民族地域的音樂表達之間自由出入、自如駕馭的「跨文化」音樂人。

《舞娘》開場那三句攝人心魄的吟唱,是蔡依林原曲中不曾有的「重新創作」;樂隊編制方面,不止拉來了《我是歌手》的流行樂手班底,更鋪排了薩塔爾、都塔爾、熱瓦普、打擊樂等多種新疆少數民族樂器,中國大鼓則是韓紅本人上陣 。如同三年前韓紅在《我是歌手》中唱蒙古族歌曲打動全場,這版《舞娘》里異域古老文化元素在韓紅的創造性詮釋之下,不再是原曲中處於附屬地位的外衣和點綴,而是被賦予了強大的發聲表達能力和獨立的藝術靈魂,能與歌曲中的現代元素發生真正的互動對話,從而真正構建起了一個勾連傳統和現代、本土與異域的跨文化、跨時空的宏闊表達。

在一個時長不過3分20秒的電視節目開場秀里,一個為嘉賓當綠葉的合作表演,花這麼大的心思,下這麼大的功夫,在當下仍然處於低谷期的音樂行業來說,簡直是一種沒有必要的奢華,一種不可思議的任性。然而,這種迷狂和投入,對於韓紅,還有許多與她同類的那些藝術創作者,恐怕都不是一朝一夕的心血來潮、偶爾為之。

有靈魂的藝術,自有一種攝人魂魂的魔力,這種攝魂的魔力,既是對受眾,同時也作用於藝術創造者。也正是那些以創作者自身為祭禮的藝術,才有能力超越時空、種族和語言,把世界各地、世世代代的人們聯結到一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