已經有足足14年沒有發佈粵語歌曲的傅珮嘉Maggie,在2018年終於重返香港樂壇!Maggie表示他從來沒有忘記香港樂壇和他的香港樂迷,因為香港始終是他的家。

新歌名為《絕望元年》,當年只有十幾歲的Maggie憑著《絕》一歌而名氣急升,想不到暫別粵語樂壇十幾年後,派台的歌曲同很“絕”!《絕望元年》同樣是一首對愛情非常絕望的慘情歌。《絕望元年》,作曲有陶山和袁詠琳,作詞亦有黃偉文。

收到陶山和袁詠琳的歌曲後,Maggie表示用了很長的時間究竟作品應該以什麼語言表示,因為原先歌曲的demo亦是以英文演譯。後來Maggie的丈夫給了他的少少意見,令他做下以粵語演譯的決定。

然而Maggie認為這一首歌曲一點也不容易演譯,因為旋律高低的起伏很大,而且歌曲原先以英語為藍本,粵語有太多聲調,所以在錄製及練習的時候,經常都要付出更多。Maggie笑言他用了足足9小時不停地錄製歌曲。

《絕望元年》比《絕》更絕,Maggie認為這首新作品除了比《絕》更難掌握之外,黃偉文的歌詞令歌曲的意境達致絕望的極點,他尤其喜歡「親手採過星,巨鑽怎足夠」這一句,因為整個意境就似是一個人已經遇過最美好的人和事了,再也不會遇到什麼心動的人和事。

面對三個不同的身份,歌手,餐廳老闆和媽媽的角色,Maggie認為雖然很忙碌,但他卻十分享受,他笑言自己非常喜歡與餐廳的同事相處,因為他們都很愛戴自己,而兒子方面,他說已經為兒子安排了密密麻麻的暑假時間表,好讓兒子沒有精力投訴。

在8 月,Maggie也會推出她的華語版本的《絕望元年》,歌詞則由他親自操刀,他說自己的功力當然不能與黃偉文比較,他會選擇寫得直白一點。

而Maggie表示在將來會更能夠安排自己的時間表,完了宣傳期,他將會繼續製作新歌,無論國語或粵語。他更加透露,在下年樂迷很有可能可以再見到傅珮嘉在香港開演唱會,但實際情況要再留意。

最後Maggie說道他自己從來沒有忘記廣東歌曲,因為他自己的根源亦是香港,而粵語歌曲一直以來都值得大家支持。